专注婚姻家事法律服务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离婚诉讼部,专业婚姻律师

以孩子威胁分家产,双管齐下为男方保住全部房产

2019-04-01 来源: 浏览:19次

2009年10月,何女士与钱先生经人介绍相识。钱先生家境殷实,钱父常年经商,名下资产众多。钱父从小对钱先生要求甚高,信奉打骂教育,导致成年后的钱先生自卑内向,父子、夫妻关系紧张。何女士出生贫寒,但个人学历、工作能力均优于钱先生。

2010年6月20日,钱先生与何女士奉子成婚,在北京市登记结婚。2010年12月,何女士产下一子钱小弟。

2014年8月,钱父为钱先生购买了两处商用房产,其中大房产面积为140平方米,首付205万元,贷款204万元;小房产面积为87平方米,首付134万元,贷款133万元。钱父支付两套房产首付款300余万元,其他税费40万,房产均登记在钱先生名下,房贷由钱父或者其指定的人汇款至钱先生银行账户,从其账户自动还款。该两处房产的物业费、供暖费等均由钱父支付,两套房产目前均出租,出租人为钱先生,租金收入用于支付钱父公司的业务支出。在本案诉讼过程中,钱父将两套房产的剩余房贷一次性还清。

2012年6月,钱先生与何女士因琐事发生口角,何女士搬离钱家房屋,在外单独租房居住,并将钱小弟送回贵州老家。2013年8月,钱小弟需要上幼儿园,何女士带孩子回北京读幼儿园,并搬回钱家房屋居住,但夫妻关系并未好转。

2016年7月,钱先生与何女士及其父母再次发生争执,何女士再次搬出钱家房屋,并提出离婚,要求钱先生给予金钱补偿。2016年11月,钱父出资购买了某知名小学学区房,并为钱小弟办理入学申请,该房屋登记在钱父名下。2017年1月,何女士将钱小弟送回贵州。钱家要求何女士将钱小弟送回北京入学,何女士要求在两套房产上加名或者获得现金补偿。钱家认为何女士要求过高,双方僵持不下,钱先生在小学开学前起诉离婚,并要求获得孩子抚养权,何女士遂送钱小弟入读贵州的小学。此时,钱先生是普通公司职员,每月工资收入2000元。

在法庭上,何女士同意离婚,但要求分割钱父为钱先生购买的两套房产,认为自己母亲在该套房产中亦有出资,因为钱父在支付首付款时曾经通过何女士母亲境内的银行账户进行中转,且这笔款项来自钱父境外的银行账户。在庭审过程中,我们指导钱父偿还剩余贷款,并完整举证首付款及还贷均由钱父出资,认为两套房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何女士无权分得相关权益。最终,法院采纳了我方的辩护意见,否认两套房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案件结果

本案经判决结案。判决钱先生和何女士离婚;钱小弟归何女士抚养,钱先生每月支付600元抚养费;钱先生名下的两套商用房及其租金收入均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京师律说

在了解全部案情后,我们分别从借名买房和赠与一方两个角度进行阐述,认为何女士无权享有两套商用房的权益。从案件的证据情况来看,所证明的事实是钱父母借钱先生的名义持有、经营、管理这两套商住房。但是,借名买房的辩护意见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因此我们同时准备了房产系钱父赠与钱先生一方的辩护意见,并指导钱父提前偿还了两套房产的剩余贷款,举证首付款及后期还贷均由钱父完成,在理论论证和举证上都做到了无懈可击。

第一,举证首付款、还贷均来自钱父。在支付首付款时,钱父曾通过何女士母亲的账户中转过两笔款项,而且这笔款项来自钱父境外的账户。在支付首付款时,因钱父经营的业务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外汇收入,钱父曾通过何女士母亲的某银行账户转过10万美元(合计人民币62万元)。钱父当庭拿出该银行卡,表示银行卡实际由自己掌握,他将何女士母亲银行账户中的33万元用于支付首付,取出剩余29万元用于其他开销。何女士一方主张33万元系自己母亲出资,我方调取了钱父境外银行账户的流水并进行了翻译及公证,举证了全部首付款均来自钱父,何女士母亲没有出资。

在偿还房屋贷款时,钱父通过自己的银行账户或者其实际操作的他人银行账户将月供汇入钱先生的还款账户,其中2014年1月至2月有两笔共计7.4万来自何女士母亲的账户中。当时,钱父将自有的30万元存款转入徐母账户,其中7.4万用于偿还两期房贷,剩余钱款赠与给徐母用于钱小弟的日常开支。由于何女士母亲是案外人,我们无法调取其银行流水记录,因此向法院申请徐母出庭说明出资来源,徐母的陈述恰恰表明出资实际来自钱父。

第二,我方从法律规定和当事人意思表示出发,向法院主张该两套房产为钱父对钱先生个人的赠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七条规定,婚后一方父母购买的房产,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应认定为父母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但是,司法实践中对婚后一方父母分期全资支付房款,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房产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存在争议,我们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七条的立法背景以及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充分论证一方父母全资支付房款并不要求一次性全款支付,即使是分期支付,只要全部出资来自一方父母,均应认定为对自己子女个人的赠与,而不是对夫妻双方的赠与。

第三,房屋一直由钱父实际经营管理,租金收入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如果法院最终认定两套房屋是钱先生个人财产,因租金收入一般为经营性收益,为防止租金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我们举证装修费用、物业费、水电费等支出均由钱父支付,两套房产的实际经营管理者均为钱父,钱先生仅出名签署租赁协议,收取部分租金,同时我们举证租金收入实际已用于钱父的业务支出,不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最终获得法院支持。

案外说案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最令我们感到不安的是,钱先生与何女士分居后,双方在选择孩子就读小学时发生的冲突,何女士坚持要求钱家以房或钱换取自己送孩子回北京某知名小学上学,使得钱家不顾念往日情份,不愿意在财产上作出一丝一毫的让步。

一对婚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的父母,如何共同决定子女的教育、宗教信仰、子女管教、医疗以及其他类似事项?无论从理论,抑或从实践来看,作为孩子的实际监护方,有权对孩子的所有相关事宜做出决定,但是如果这个决定被认为是严重损害孩子的实际利益,另一方父母该如何救济呢?

目前,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均认为法院无法裁决这些争议,即父母分居、离婚后在子女抚养方面产生的纠纷一般被认为不适合经由司法途径解决。但是,有些国家规定法院应当协助父母双方通过协议来确定养育子女方面的事宜,但这都不是强制性的,法院唯一可以做的是将孩子的监护权变更至另一人手中。但是,基于孩子生活环境稳定性的要求,法院一般不会作出这样的裁定。因此,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依然是尽力协助父母解决分歧,帮助他们达成最有利于儿童利益的协议。

在本案中,我们也曾经多次与何女士沟通孩子就读某知名小学的问题,尽管何女士声称钱家的家庭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但是北京最优质小学与贵州边远县城小学的教学质量差异亦是客观存在的。虽然我们为钱先生赢得了官司,但是我们非常遗憾看到父母双方的冲突导致孩子不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孩子是无辜的。

延伸阅读

利用男方承认家暴的保证书施压,为女方争得价值较大房产

联系方式

电话:13810863599

邮箱:2006liuxiaol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微信咨询
Copyright 2019 北京婚姻律师 京ICP备18048671号-7 技术支持:律品科技

法律咨询 13810863599